【舆情解析】高考减招风波:政府如何调和鼎鼐?

2016-05-25   作者: 采集侠   来源: 网络整理

连日来,江苏、湖北两省一些考生父母前往政府部门办公地前集体陈情。事件的起因,是教育部和国家发改委4月22日联合发布《关于做好2016年普通高等教育招生计划编制和管理工作的通知》,部署“支援中西部地区招生协作计划”。按照这个计划,江苏和湖北两省生

连日来,江苏、湖北两省一些考生父母前往政府部门办公地前集体陈情。事件的起因,是教育部和国家发改委4月22日联合发布《关于做好2016年普通高等教育招生计划编制和管理工作的通知》,部署“支援中西部地区招生协作计划”。按照这个计划,江苏和湖北两省生源计划将分别调出3.8万个和4万个名额。面对舆论的压力,5月13日23时50分,“@江苏教育发布”置顶回应:

“经请示教育部,江苏在完成国家专项计划的同时,确保2016年普通高校本专科招生计划中招收江苏学生的总规模不低于去年,确保本科各批次招收江苏学生的计划规模均不低于去年。”

这个仅12.5万粉丝的江苏省教育厅官微,平时一条微博转发、评论数几十条而已,此条“半夜鸡叫”的微博转评却近万条。5月14日,江苏省教育厅厅长沈健接受江苏省广播电视总台专访,以“3个确保”宣慰本省的家长们:

“江苏将确保考生本科录取率进一步提高,确保江苏考生上重点高校的机会增加,确保江苏考生权益得到有效保障。”

而湖北省教育厅厅长刘传铁也在5月13日晚告诉媒体,湖北今年能够做到“四个不低于去年”:

在鄂7所部属高校在湖北的招生计划总量不低于去年,本科录取率不低于去年,一本录取率绝对不低于去年,全省总录取率绝对不低于去年。

【舆情解析】高考减招风波:政府如何调和鼎鼐?

教育公平,是最基本的公平

这次风波,是教育的区域公平这个沉淀多年的难题,创口再次迸裂。

各省高考录取分数线的差异,经常在全国“两会”成为热门议题。江苏、湖北等地录取线较高,而中西部不发达地区,甚至还有北京、上海的录取线相对低一些,被视为区域不公。网上有个流传甚广的段子,有人考证说是发生在湖北高考状元产地仙桃的真实故事:

2005年,在一建筑工地上,一湖北仙桃民工与一北京工程师在工地上闲聊,无意中说到两人都参加了1987年的高考时,湖北民工的考分竟然比北京工程师当年的考分还要多出50分。可后来的结果是:湖北民工落榜了,因为没钱复习再参加第二年的高考,最后成了一名实实在在的民工;而北京工程师却被大学录取了,成了一名风风光光的工程师……

同分而不同待遇,令人伤怀。如果考虑到江苏等地独立出卷命题,试卷难度往往高于全国统一试卷,考生待遇的差距可能更大。

国家按省域制定高考录取分数线,扩大农村贫困地区定向招生,初衷是向不发达地区倾斜,让更多优质高等教育资源惠及农村、边远、贫困、民族地区的农家子弟。毕竟我们是一个幅员辽阔的大国,经济文化发展严重不平衡。这样的战略决策,为中华民族千秋万代着想,谁也不会持有异议。关键在实施过程中,同时考虑到发达地区考生的实际利益和心理感受。

而全国优质教育资源最集中的北京和上海,如果生源调出指标不低于江苏和湖北,对苏鄂两省的父母们可能更具说服力。

【舆情解析】高考减招风波:政府如何调和鼎鼐?

释放各方声音,形成情感对冲

对于利国利民的“支援中西部地区招生协作计划”,教育系统的宣传解读工作做得不够。中西部地区不乏大量有志青年,却可能因为经济困难,被挡在大学校园外。他们对美好人生的期待和生活的悲情与坚忍,需要发达地区的人们深切体谅和援手。

中央党校学者李书磊曾批评1999年高考作文命题《假如记忆可以移植》:“使城市学生占了便宜,农村学生吃了苦头了,因为农村学生不可能像城市学生那样可以获得较多的此类信息,在这方面有较为丰富的想像材料。”

北京师范大学硕士生蒋贞蕾在毕业论文《遭遇农村——对我国农村教育的一项质性研究》中,记述了一个感伤的故事:

甘肃某县一中17岁的农村男孩,高三复读了7年,每年都是因十几分之差而名落孙山。男孩告诉家人:贫穷并不意味着我们永远没有出息,意味着我们低人一等。我要考上大学,人活着就是为了争口气!每天都是学习到午夜12点才睡觉,第二天早上四五点钟就起床。然而,苍天昏聩,还没等他考上大学,却查出肝癌晚期。家里借了4000元,送他去定西治病。连一套像样的衣服都没有,父母只好在小卖部借了一套衣服穿上,被子是父母为他将来考上大学准备的。在定西治疗时,生活不能自理,每天靠药物来维持。男孩常常一个人背着父母偷偷地流泪,不甘心自己就这样无所作为地走了。回到家中,老师同学带着捐款登门看望的第二天,男孩永远地走了。

硕士生蒋贞蕾还在论文中记述了西部农村某中学高考前一百天的誓师大会:

每个人手里拿着一张上书黑字誓词的红纸,全年级四百余人在校大礼堂齐声宣誓,那气氛实在很令人振奋。特别是看见平日里那些不安稳的大男生很认真的样子,每个人脸上都写着自己对未来的信心。誓词的内容在当时的我看来有点傻气,如今我什么也记不起,但那天内心的激荡仍记忆犹新。会末,全年级师生齐唱《真心英雄》,效果倒比前面年誓词要好得多,散会时走出会场的每个人脸都红扑扑的。

同是祖国的花朵,当北京上海等地的父母在为孩子参加高考还是考雅思、直接出国而伤脑筋的时候,想想这些肤糙脸黑、唱《真心英雄》的孩子们。我们的孩子,同在蓝天下,本应享有同一片灿烂的阳光。通过高考录取线、生源指标的调节,给他们增加一些受高等教育的机会,不仅事关人文情怀,也是国家整体现代化发展的需要。

【舆情解析】高考减招风波:政府如何调和鼎鼐?

图片来自网络

透明解读,自我代入,情感共振

此次高考招生计划调整引发的人心惶惶,还因为地方教育部门没有第一时间说清楚指标外调与本省录取率的关系。在制定调出计划时,政府部门需第一时间公开具体涉及的批次和院校,调出之后高考的总体录取情况,特别是说清楚指标“划出”不等于“减招”。

  • 责编:采集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