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网评】“高考工厂”凸显谁的无奈

2016-06-08   作者: 采集侠   来源: 网络整理

【大河网评】“高考工厂”凸显谁的无奈,高考 工厂 职业教育

(原标题:【大河网评】“高考工厂”凸显谁的无奈)

高考在即,时下最热的新闻莫过于安徽毛坦厂中学警车开道、万人送考的视频。这段“亚洲最大高考工厂”出征的视频中,先后驶出19辆送考大巴,上万名家长手摇红旗为学子们加油助威,那场面借用宋丹丹老师的一句话“那是相当壮观”。毛坦厂中学因本科上线率高、在校学生多而被称为“高考工厂”。同被称为“高考工厂”的还有河北的衡水中学和湖北的黄冈中学。

高考工厂的流水线式教育、监狱化管理、挑战时间利用的极限、“题海战术”高强度练习屡屡见诸媒体。在高考工厂,读书与知识无关,目的只有一个——高考。这样的高考工厂压榨了学生的创造性,被各界批判是意料之中的。但是,为何在一片质疑、讨伐和批评的浪潮中,被称为“炼狱”的高考工厂会生源不断?高考工厂一边被诟病一边被模仿,备受当地学子青睐的“高考工厂”凸显着谁的无奈?

高校招生资源分布不均,高考大省的无奈。畸形的高中教育对应的是竞争激烈、低录取率、高分数线的高考大省,从来没有听说北京、上海等高校资源丰富的省份存在高考工厂。各省2013、2014两年一本平均录取率排名显示,北京以24.51%高居榜首,而安徽仅为10.75%,河北9.63%,湖北9.1%,四川最低仅为5.37%。高校教育资源的分布失衡导致的直接结果就是同分不同命,生在高考大省,家里没有高考移民的资本,那么上大学、读好大学的出路就只能是拼命学习考更高的分数。这是高考大省的无奈,改变不了录取名额与录取率就只能尽最大努力比别人考的分数更高。

职业教育体系不健全,高等教育的无奈。职业教育是我国高等教育的短板,人们往往只认可本科院校的学历,职业教育要低人一头。一方面是技术蓝领短缺,一方面是大学毕业生年年遭遇“最难就业季”。职业教育缺乏应有的社会地位,人们普遍认为只有成绩差、素质低的学生才会选择职业教育,受“轻职教”的思想影响,学生们宁愿复读也不会选择职教。职业教育办学条件差、培养结构不合理、师资力量薄弱、学生技能不能满足市场需求、就业渠道不畅等问题是职业教育的短板,补齐职教的短板才有可能为独木桥分流、为高考降温。

普通教育资源分布不均,底层家庭的无奈。虽说是条条大路通罗马,但对于普通的家庭尤其是农村家庭来说,可获取的教育资源有限,出国留学无财力支撑,自主招生无出彩的特长,唯有挤高考这座独木桥一条路。学生从小没有机会接触优质的教育资源,高考是他们走出乡村接受高等教育的唯一途径。高考工厂的存在与当地的教育部门和官员政绩无关,严峻的竞争形式下,考生家长们会自动给教育施压,生怕孩子因为学校的管理放松而被挤下独木桥。毛坦厂中学万人送考视频中提到“原本镇上有家网吧,但被家长们联合抵制。”家长们是认可高强度学习的,这是万千家庭的无奈,高分数是他们上大学的必要条件。

年年批判高考工厂,年年都有学生挤破脑袋要进高考工厂,这是当下高考最大的无奈。高考工厂无疑已经适应了现有的高考形式,高上线率、好成绩是最有力的证明。高考工厂的疯狂有着深厚的现实基础,不是靠谁的一己之力就可以消除的。与其一味批评指责高考工厂,不如致力于改革现有教育模式,化解高考的诸多无奈。(刘相敏)

  • 责编:采集侠